新果汁拼三张|白话红楼第十回:金寡妇恶人告状 秦可卿一病不起

新果汁拼三张|白话红楼第十回:金寡妇恶人告状 秦可卿一病不起

新果汁拼三张,故事

金荣在学校被贾瑞逼着给秦钟和宝玉道了歉,这件事才算平息了下去,但金荣这货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宝玉就不说了,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贾家子孙。但你秦钟牛逼个毛啊,你不就仗着你姐姐是贾家的孙媳妇么?我姑妈一样也是贾府宗亲正儿八经的媳妇,且长你姐姐一辈,牛什么牛啊?况且是你做丑事被我看见了,搞的最后我还得跟你道歉,没天理啊。

金荣的妈看见金荣放学回来闷闷不乐,一问知道这孩子又惹事了,她就又一次开启了唠叨模式,可见天下的妈都一样,喜欢唠叨。

他妈说:你姑妈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让你进了贾家的学校,不仅不要学费,还管吃住,替家里省了不少钱。你就是不好好学习,也不能闹事,闹了事,书读不成不说,你姑妈的脸往哪里搁?况且你在学校认识的那个薛大爷,人这两年也没少帮衬咱。要不是在贾府读书,你能认识薛大爷?谁傻呀,白给你七八十两银子?你要是再闹着不愿意上学了,我就一句话送给你,我可没本事花钱给你找学校去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

不提薛大爷倒好,一提金荣就气。一气那天薛蟠不在学校,没人替他出气。二气他糊涂的妈,那七八十两银子可都是他出卖色相身体挣来的,你以为薛蟠多好心,无缘无故地给你钱花?

要不怎么说女人碎嘴子,爱搬弄是非。金荣姑妈来金荣家小坐,金荣妈没忍住就把金荣在学堂里跟人打架的事跟小姑子说了。其实,女人有时候不是爱搬弄是非,她们是心里藏不住话,有点什么事,都得找个人分享,不然放在心里难受。很多事情都是从这里闹出来的。

金荣姑妈仗着自己也是贾家正儿八经的嫡系宗亲,听说自己娘家侄子受了这样的委屈,她哪里受得了?秦钟是贾府的亲戚,荣儿就不是了吗?做人不能太狠了。其实她心疼的不是自己侄子,而是她自己的面子,竟然有人这么不给她面子。要不说人一失去理智的时候特别容易干傻事。

这金氏听自己的嫂子说了这事后,就准备到宁府去“兴师问罪”,一定得当面问问蓉大奶奶,也就是秦钟的姐姐秦可卿,为什么纵容自己弟弟欺负她侄子,不看僧面看佛面,这摆明是不给她面子,不行,得给个说法。这样欺负人,这是打我的脸啊。但她打错了算盘,这一去,明显是自取其辱。更何况,小孩子打架,哪管你谁家的,惹急了,你就是皇帝老子,他照样跟你干仗。

这边也不巧,秦可卿生病了,无缘无故地就一病不起了。金氏一到,秦可卿的婆婆尤氏就接待了她,还不等她说孩子打架的事儿,尤氏就说起了秦可卿的病,满心的心疼。这金氏插不上话,只能先忍气吞声听着。

这秦可卿也怪,之前还好好的,突然就不行了。两个多月没来月经,医生看了又说没有怀孕。她自己整个人也无精打采的,不想说话,不想动弹,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。尤氏也已经吩咐了自己儿子贾蓉和一些下人,没事不要去打扰儿媳妇的休息静养。本来秦可卿已经够呛了,但他那个弟弟吧,又不懂事,前两天在学校跟人打了一架,感觉自己受了委屈,这也来烦他姐姐。本来秦可卿已经很难受了,又听说弟弟被人欺负,病情就有加重了。

她气自己的弟弟不好好学习,到处惹是生非,真的是恨铁不成钢,恨爹没有娘。也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敢欺负小秦相公,让我查出来,我非剁了他喂狗。尤氏说这话不是为了维护秦钟,她是心疼自己的儿媳妇。平时这宁国府上上下下都是她在打理,自己倒乐得清闲。如今儿媳妇生病了,她这个做婆婆的只能再次出山主理事情。

拉了这么多家常,本来还很气愤地要大闹一场要个说法的金氏反倒觉得难堪了,因为两个孩子打架,差点没把蓉大奶奶气死,这个罪名可不小啊。想着就算了吧,反正小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。说了一会话,就回去了。自己讨了个没趣儿。

贾珍和尤氏最头疼的不是秦钟打架,而是儿媳妇的病,找了多少个医生,吃了多少医生开的药方,都不见好转。关键是不同的医生得出的病情还不一样。这要放在今天,十个医生给你十个病情诊断,给你开十个不同的药方,你敢吃那药吗?都是一群庸医。

好在贾珍的朋友不少,有一个叫冯紫英的推荐了一个医生给他,说这医生家不在京城,赶巧这几天进京想给儿子买个官做做。这个医生叫张友士,学问渊博,医术精湛。可以说,无论理论还是临床,都堪称神医。贾珍夫妇都觉得儿媳妇有救了,就找人去请,让张医生明天一定过来。

赶巧这几天又是贾敬的生日,这贾敬就是贾珍的爹,跟贾赦、贾政都是兄弟,如今这老头为了成仙,一心修道,不问俗事。自然不愿意回家,怎么请都不回家,贾珍也就只好由他了,并且按照他的意思,吩咐人抄写经文,也算是为他祝寿了。

第二天张医生过来给秦可卿看病,贾蓉准备把病情先说一下,让医生知道。这张医生还挺会装逼,让贾蓉先不要说,他先诊脉,然后根据脉象分析病情,看对不对。结果,张医生分析的一点不错,把秦可卿的临床表现说的一清二楚,看来的确有两把刷子。

人都经不起夸,有个服侍秦可卿的婆子把张医生一通好夸,以前的医生谁说谁有理,一说到病症都那拿不准了,只有你张医生说的到位啊,一点都不差。这张医生被人一夸,就更牛逼哄哄了,又在病情的基础上自由发挥了一下,以示自己的牛逼远不止这些。

开完药方,贾蓉悄悄地问张医生,这病会不会要命?这个张医生也是个高手,先说点狠话,总之是这个病是晚期了,不好治啊,能不能好看她的造化了。但个人认为,吃了我开的药,今年里面应该没事,来年春天估计就能好了。贾蓉自然开心。你看以前的医生,先说病情重,很难治,又说自己有办法。一边为病人若死了是病重不是我的错开脱责任,一边又自夸医术高明。

贾珍和尤氏更开心,毕竟从前家里的大小事基本都交给了这个儿媳妇,如今儿媳妇病倒,尤氏虽然主事,但身体也不好,又是个好说话的主儿,没什么严格的规矩,府里都乱了套了。如果真能很快好起来,花多少钱都得治啊。

点评

这一回里反复提到了一个人名:冯紫英。第一次出现,且先后好几次都是直呼其名,个人理解,这个人一定会在后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读到后面几回,才知道他的身份是神武将军的公子。更多的信息有待慢慢分析。

这一回主要说了两件事,一件事是贾敬寿辰就要到了。一件事是秦可卿病重。这两件事纠缠在一起,应该是曹公的精心安排,一个是就要过生辰,一个即将迎来死亡。生死相对,充满了不可言说的意味。也为后面王熙凤主理宁国府埋下伏线。

这一回说到秦可卿的病情,前前后后看了不少医生,都没给病情一个明确的诊断,比如说,是什么病,什么原因导致的。包括后来的张医生,也只是分析了脉象,并没有讲明得了什么病。两个月不来月经,又不是怀孕,到底是什么病?难道只是一个月经不调?还是其他什么妇科病?希望有医学背景的同好根据曹公提供的病情描述和药方诊断一下。

这一回一开始就说金荣的姑姑金氏想为自己的侄子讨回公道,或者为自己找回面子而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宁府。在我看来,这人傻啊。宝玉明显你是惹不起的,想惹秦钟你也不能去直接去找尤氏啊,还准备直接找蓉大奶奶对质,明摆着找死啊,也不想想自己身份,你再是贾府宗亲,但你的地位能跟人家比吗?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。即便秦可卿没有生病,上面有贾珍和尤氏护着,你想上门讨公道,你把自己当根葱,没人拿你蘸酱吃。

诗词

本回无诗词,略过。

买快乐十分


上一篇:中持水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
下一篇:创投周报|科创板首位高管离职;格兰仕宣布进军芯片领域